设置

关灯

第16页

    沉浸式扮演笨蛋美人 作者:渡鸦duya
    第16页
    想了想,又说:“你有他们那个「程哥」的联系方式吗?要不我主动加一下对方,说明情况?”
    “我问问。”
    赵子乌找了一会儿,将微信推给他:“那我先走了。”
    江岁点头,继续站在大厅门口等陆承。
    赵子乌发来的名片昵称那栏只有空荡荡一个「c」,头像是一片空茫的黑夜。
    江岁申请添加好友,对方很快就通过了。
    -c:在打架,等着。
    跩气冲破了屏幕,就差把脾气不好四个字贴脑门儿上。
    江岁剥了颗奶糖压压惊。
    打架还能空出一只手来打字回个微信。
    这老大真牛。
    江岁觉得自己闲暇时间非常有必要找对方学习交流一下当老大的心得体验。
    另一边,陆承也是刚做完笔录才有空在走廊看信息。
    他来的路上路过隧道口,本来没想多管闲事,结果发现后面尾随的男人手里好像带着刀,干脆帮着踹了一脚,护着女生一起跑出来。
    救完人打算走,结果女生抬起眼,楚楚可怜要哭不哭,越看越像那只他不久前救下来的兔子。
    他吓得赶紧跑过去护人,一直到警察来了之后,他才记起来打架的事情,发了个信息说来不了了。
    那之后,手机时不时震动一下,但是一直没时间看。
    22:46;
    -顾煜:我才看到消息。你来不了了?
    -顾煜:我他妈真的生气了,你看着办吧。
    22:50;
    -顾煜:跟城北的说了,下次约。
    -顾煜:你自己想想怎么跟人家说吧,我要被你们两边气吐血了。
    同时,那边又推了一张名片。
    -顾煜:他们老大的。
    -顾煜:你自己说,话尽量多一点,显得诚恳。
    头像是个糖罐,昵称两个字:ba ga!
    八嘎?笨蛋?
    听起来幼稚的像个小孩子,要不是顾煜提醒,他可能会先入为主的觉得,对面是个女孩子。
    没等他加人,对面已经发来好友申请。
    陆承刚通过,一抬头,又看见江岁站在大厅门口,黑长卷发和红色的裙摆被风吹起来,低头边摁手机边收紧了身上属于他的校服,匀称细白的小腿露出来,因为太冷了,所以时不时原地蹦两下。
    -c:在打架,等着。
    陆承收起手机,朝大厅外的江岁走去。
    “还没走?”
    陆承站在风口处,刚好替江岁挡住吹来的寒风。
    “等等你。”江岁垂着眼,鸦羽般的睫毛上下扇动。
    剩下的话不需要说,陆承已经想到了。
    刚才被追了一路,这么晚了,他肯定不敢一个人回去。
    “你家在哪儿?”他叫了辆出租车,随手拨弄着手机,漫不经心:“我送你回去。”
    到达目的地,江岁拎着裙摆下车。
    又想起来什么,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车窗。
    车窗缓慢地打下来,露出陆承剔透的琥珀色瞳孔。
    车内暖色灯光照在他的侧脸,皎皎如月,清冷无暇,明明是坐在廉价的的士上,周围是陈旧的老楼,他依旧像个贵族。
    江岁被自己的形容给逗笑了。
    他凑到陆承耳边,悄悄地问:“如果下次我想穿裙子,应该怎么找你?”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抬眼专注地看着陆承。
    近距离很容易产生暧昧的错觉,更遑论江岁深色瞳孔里,天然带着水色,看谁都像含情,那双眼睛期期艾艾地看着你,声音刻意放的很轻,像有小钩子在挠着陆承的心。
    陆承没有这方面的癖好。
    可是,江岁问话时,眼里的那一点小心翼翼看得他有些迟疑。
    “不一定要找我,你可以试着交其他朋友。”
    陆承不想自己看起来太迫切,冷淡又委婉的拒绝了一下:“我只是碰巧路过,换成任何人,都会选择救你。”
    “两次都是碰巧吗?”
    “两次都是。”
    两次都是碰巧在打架的路上遇到江岁。
    余光里,江岁正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一双眼睛很快蒙上了水雾:“可是我觉得很有缘啊”
    陆承目视前方,打算再来两轮太极拳就将联系方式给出去:“你的错觉。”
    江岁闷闷地应了一声,声音在寒冷的夜里发着抖:“我明白了。”
    陆承操纵车窗按键的手指不着痕迹收了一下。
    江岁深深的呼出口气,想将身上的校服解下来,可是四面涌进来的风乌拉一吹,他冷的颤了一下。
    被风吹乱的头发拂过他漂亮又可怜的脸上,那双簌簌含情的眼睛,再强硬的人看来,都会不由自主的软下心来。
    “但是你可以找我补课。”
    陆承突然道:“如果遇到不懂的题目,可以来问我。”
    “不用你可怜我。”
    江岁的话说的十分硬气,表情却很难过。
    蹙着眉含着眼泪,睫毛很快被泪水沾湿成一缕缕,那颗可怜的眼泪要落不落:“我又不缺你这一个朋友。”
    “呃……”陆承定定看着他,心乌拉一下塌了大半。
    藏在车窗按键旁的手抖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会把江岁给惹哭。
    半晌,他按下车窗,生疏地屈起食指,帮忙擦了一下眼泪。
    江岁下意识闭紧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