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页

    沉浸式扮演笨蛋美人 作者:渡鸦duya
    第15页
    陆承狠狠闭了闭眼。
    紧接着,又忍不住分出一点心神来想江岁刚才说的下次。
    还是穿裙子吗?
    陆承想了几秒以前看过的裙子样式,江岁腿很白,穿起来应该……
    很快,又黑下脸来。
    他刚才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恶心东西?
    作为惩罚,路过垃圾桶时,他没有犹豫,忍痛把兜里没吃完的兔子糖丢了。
    作者有话说:
    彩蛋。
    江岁和陆承打过架,在少年宫试完课的第二天。
    这两个人试课那天可嘴硬,江岁撇嘴说:“我才不喜欢钢琴这种无趣的东西。”
    陆承也抱着手,冷漠道:“我讨厌被别人左右我的人生,这钢琴谁爱学谁学。”
    老师当天还挺难过,对自己的业务水平产生深深的怀疑。
    第二天,课上到一半,她被其他老师喊了出去。
    只见这两位祖宗垫着脚往前台够。
    江岁:“糖果老师是我的!我要上糖果老师的课。”
    陆承:“你能不能讲点理?是我先来的。”
    江岁露出整齐的牙齿:“你再和我抢我就咬你!”
    陆承放狠话:“你来啊!我咬我我就打你。”
    江岁牙齿磨得咯咯响,真的一张口就嗷呜要在陆承的手臂上。
    陆承没想到他真的咬,用力想推开他,结果把江岁的额头一抬,他还没哭,江岁先哭上了。
    一个小男生,竟然还……哭的梨花带雨的。
    陆承又气又急:“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江岁抽抽噎噎,抬手抹眼泪:“我、我牙咬松了!”
    陆承没忍住笑出了声。
    江岁哇的一下哭的更大声了。
    陆承将手背在身后蹭了蹭,摸了全身的口袋,只找到一颗奶奶塞得奶糖。
    “喂。”
    小酷脸别别扭扭道:“你别哭了。”
    江岁捂着耳朵哭,眼泪把睫毛都打湿了,真心实意为那颗牙难过。
    小酷脸垫着脚从前台抽了几张纸,蹲下来给他擦眼泪。
    江岁一个哭哭脸,竟然乖乖把手拿开给他擦,边擦边哭,眼泪根本擦不完。
    “别哭了。”
    小酷脸绷着脸,将奶糖往他嘴里一塞。
    哭哭脸砸吧两下嘴,觉得好吃,抽抽噎噎:“还、还有吗?”
    “有。”
    小酷脸云淡风轻:“但是你得表现好了才有奖励。”
    哭哭脸无师自通:“哥哥!”
    “嗯。”
    小酷脸很严肃,心里却松了口气,终于哄好了。
    他牵起新弟弟的手:“我带你去买糖。”
    新弟弟的手又软又嫩,手指头紧紧抓着自己,两个人手心都出了汗,但是谁也没撒开。
    小酷脸说:“你叫五十声哥哥,就有糖了。”
    哭哭脸乖乖听话,叫了一路的哥哥,叫的小酷脸喜笑颜开,叫的他心软成一片水儿,心甘情愿拿下个礼拜所有的零花钱给弟弟买了个玩具。
    谁也不记得要来上课的事情了。
    糖果老师痛失两位学生。
    第7章 拭泪
    做完笔录,老七又重新拾起了策马奔腾的勇气,揶揄着拽着大王从江岁身边路过,嬉皮笑脸的说:“对不起啊同学,你长得太漂亮了,我刚才看,还以为你是个女孩子呢。”
    江岁扯了下唇,趁着陆承没看过来,警告他:“快滚。”
    老七比个ok的手势,一行人嘻嘻哈哈走了。
    赵子乌殿后,和江岁擦肩的时候低声说:“我们和城南约的架还去吗?”
    江岁:“?”
    赵子乌指了指挂在大厅的钟表,已经近十一点,离他们约定打架的时间已经晚了半个小时。
    江岁终于想起来还有这茬:“城南的已经到了?”
    “早半个小时就到了,不过后面突然说要取消,现在可能已经走了。”
    赵子乌将聊天记录翻了出来。
    备注「顾煜」的人从四十分钟前开始发消息。
    -顾煜:到了没?
    22:25;
    -顾煜:我靠你们人呢?老师还没下课?
    -赵子乌:突然有点急事,等会儿。
    -顾煜:行吧。
    22:30;
    -顾煜:事儿好了没好了没好了没?给个准信。
    -顾煜:别跟我说你要放我鸽子啊,我他妈真的要生气了!
    22:36;
    -顾煜:赵子乌!!你完了,你真的完了,你们城北的一点信誉都不讲的?有没有武德?
    -顾煜:很好,你已经成功惹怒我了。
    -赵子乌:这边快好了,大概还有十五分钟。
    22:50;
    -顾煜:抱歉啊兄弟,我们老大遇到点情况来不了了,你们别来,这架也别打了。
    赵子乌叹了口气:“这之后他就没声儿了,最后那句感觉是在故意内涵我们。之前都是小打小闹,这回梁子算彻底结下了。”
    江岁看完,顿了一下:“他好吵。”
    赵子乌说:“现实中还好,就是网络上有点聒噪。”
    “跟他解释吧。”
    防城昼夜温差大,晚上大风一波一波地刮,一出警察局,江岁就冻得打哆嗦。
    赵子乌包里还带着他的校服,想给他披上,又被江岁义正严词的拒绝。
    他展开从陆承那拿来的校服,披在身上:“你先走吧,我等陆承一起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