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81页

    [综武侠]女主她都不是人 作者:三蔓子
    第481页
    由这红哥哥起头,大家的话题就歪到了妻子们对丈夫的奇异爱称之上。
    李鱼什么都会叫,什么红哥哥、红先生、红大爷之类的,全凭什么顺口叫什么。
    至于玉池和琥珀对丈夫的爱称就属于比较正常的……不,或许是因为花满楼和展昭实在是又温柔又君子,也不爱什么特殊的花样。
    陆小凤喝了一口酒,淡定地道:“小谷叫我登徒子,采花贼。”
    众人:“……”
    这倒是不必。
    楚留香最惨,玉姣喜欢玩奇异的游戏,和天真娇憨的外表不符合,经常拖着他去海底,还冠名“人类奴隶”。
    但是这个就不用说出来了,他只是微笑着说:“玉姣有时候会叫我楚大哥。”
    玉姣那种娇憨又无辜的样子,娇娇的喊着楚大哥楚大哥的样子,总是让楚留香有一种自己在做坏事的感觉。
    ……虽然这种坏事,他已做了许多年了。
    至于傅红雪……
    傅红雪没什么想说话的意思。
    秋星的那种特殊的时期,来势汹汹,让他们两个在家里连着呆了十五天都没出门,大猫猫实在是很凶狠,凄厉地尖叫,还会不停的用猫猫拳殴打傅红雪,嘴里还偶尔会漏出两句猫猫骂街来……
    至于爱称嘛,额,没有、还真的是没有的。
    猫猫只会嗲兮兮地喵喵叫,傅红雪就会主动到她身边去了。
    他想到秋星终于生龙活虎、高高兴兴的和姐妹们出去玩耍的模样,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下一个话题是老婆们都喜欢什么东西,话题起因是因为楚留香家里真的有很多很多珍珠……玉姣超级喜欢珍珠的,而且她还喜欢在海里自己去抢别的贝壳的珍珠,抢回来再找人去设计成首饰……她其实也不怎么带,就放在家里好看。
    一点红想了想,非常自信地道:“她喜欢我。”
    曾经的蜂蜜小蛋糕如是说道。
    如今一点红也成了吸血鬼,自己身上的血当然是不能再成为李鱼的食物了,不过李鱼倒是说过,他身上香甜的味道始终是没变的,所以时不时李鱼都要忍不住去嗅嗅他、亲亲他,偶尔还想要上嘴去咬。
    怎么说的和小动物一样……?
    在场各位的妻子,明明只有李鱼是人。
    花满楼道:“玉池最近喜欢喝很甜的东西……比如热巧克力什么的。”
    对于甜食的热情,恐怕谁也比不上黑蛇娘子了,她冬眠的时候偶尔醒来一下,都要到处找甜的东西喝,所以他们家永远都放着很多开灌即喝的可乐。
    ——常温的。
    玉池最不喜欢冷的东西了,她下口的东西也要暖乎乎的才好。
    常温可乐,真是一种诡异的爱好。
    而且她其实很有可能喝着喝着,趴地上就睡着了,花满楼还要捏着她的下巴,强迫睡着的玉池张开小嘴,然后……帮她刷刷牙,玉池睡得二五八叉的,被花满楼上上下下涮的干干净净,这才会送回温暖的卧室。
    ——花满楼,真的很严格。
    至于傅红雪……他还是很认真的想了想的。
    半晌之后,他非常正经地说:“秋星喜欢逗猫棒。”
    秋星再神通广大,也是一只大白猫猫的,一只猫咪会喜欢什么东西,其实是很好想的,比如猫爬架——秋星还试图把傅红雪当成猫爬架,待在他的后脖颈上不肯下来。不过后来,秋星见到了一个外号叫“垂首神龙”的男人之后,就再也不肯用自己二十斤的重量压在傅红雪的后脖颈之上了。
    ——猫爬架,有点危险。不是对猫猫来说危险,是对猫爬架来说很危险。
    所以,一只猫咪喜欢逗猫棒,简直就是再安全不过、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第144章 番外三
    一觉醒来,李鱼躲在被窝里不肯出来了。
    一点红的觉非常浅,基本上,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就会立刻警觉地醒来。
    李鱼刚与他成亲不久,二人还是新婚小夫妻,自然会整日整日的黏在一起,白天在客栈里无所事事的时候,两个人就会一起窝在榻上……,像这个样子的日子,已持续了好几个月,一点红乐在其中,丝毫不觉得腻歪。
    ……曾几何时,他对于腻歪小夫妻还是一种完全无视、完全无感的态度来着,谁知现在,他自己也成了其中的一员。
    他和李鱼相识于自己的一次杀人生意,李鱼被卷进了这场阴谋,她十分虚弱,一点红又没法子把她抛下……最后,这场阴谋被他们二人联手破坏,一点红也与李鱼定情,与她结为夫妇。
    李鱼是个没有过去的人。
    她从来不提及自己的过去,一点红也从不问她。
    这并不是说他不好奇,只是他不愿意逼迫李鱼,他的人生之中,值得他去珍惜的东西实在是没有多少,李鱼是其中最让他放在心上的人,他也同样相信李鱼爱他,故而从不多问一句。
    扯远了。
    总而言之就是,李鱼是窝在他的臂枕之上睡觉的,她嘤咛一声,幽幽醒来之时,一点红就已醒了,只是他昨夜实在有些劳累,故而闭目养神,并没有睁开眼。
    然后他就听到李鱼的呼吸声忽然变得有些不稳,好似有些惊恐。
    一点红立刻睁眼,沉声道:“李鱼,你怎么样?”
    李鱼却在瞬间缩进了被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