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页

    [综武侠]女主她都不是人 作者:三蔓子
    第9页
    不得不说,猫头鹰的出现,给她提供了不少信息,只不过这猫头鹰主动上来示好又是为了什么呢?它一定有什么所求。
    正巧这时,一点红拎着兔子回来了。
    他一身黑色劲装,紧紧裹着劲瘦有力的身体,脊背笔直,表情冷峻,活脱脱是一个叫人看了就会直喊a的狼系男子。
    但是炉鼎……
    李鱼的表情一下子微妙起来。
    第7章
    李鱼表情微妙地盯着一点红一步一步走回来,满头黑线,忍不住缩了一下。
    一点红沉默地站定,看她忍不住缩涩的动作,以为她是被他之前的冷言冷语吓到了。
    一个孤苦无依的绝美女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稻草却残忍地告诉她:其实他和戕害她的那些人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来。
    易碎的绝世美人似乎具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在这种力量的面前,就算是心如钢铁般坚硬的杀手也会变得柔和几分。
    他没说话,沉默地在篝火上烤起猎来的兔子,李鱼就缩在树底下,安静地看着他的动作。
    风餐露宿的杀手,野外生存能力自然不弱,烤起东西来轻车熟路,不一会儿,那兔子就散发出了一种炙烤的原始肉香味,只是没有薄盐,如果有,想必味道会更好。
    他撕了一条兔子腿,没有看她,嘶哑地道:“过来吃东西。”
    脸冷得像块石头,说出来的话却似带上了几分温度。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对别人怎么样李鱼不知道,可是对李鱼,是真的还不错。
    她心头一暖,默默地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接过了那条烤好的兔子腿。
    一点红看都没看她一眼,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为了避免受到他身上甜蜜味道的引诱,李鱼又默默地离他远了一些,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吃着兔腿。
    其实吃这些东西,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缓解饥饿的作用,但杀手先生的好意实在是又别扭、又叫人觉得心暖,李鱼不想辜负他的好意,所以才强迫自己把兔腿吃下去的。
    吃完之后,杀手又扔给她一个水囊,里头还有半囊水。
    他看着对什么都冷硬无情的样子,但其实好像还……想得挺周到的?
    李鱼朝他笑了笑,礼貌性地喝了两口水,又把水囊给递了回去,一点红伸手接过,嘴巴闭得死紧,根本不打算跟她说话。
    李鱼只好说:“我们明天要继续去翠羽山庄么?”
    一点红脊背一僵,冷冷地看着她,美人脸上仍是一种憔悴的疲惫,但很是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半晌,他才淡淡道:“你可以离开。”
    李鱼有点惊讶:“你不是打算混进翠羽山庄么?不带上我,他们怎么会信你呢?”
    一点红冷冰冰道:“找别的法子就是了。”
    李鱼不依不饶:“什么法子?”
    一点红道:“与你无关。”
    李鱼道:“可是我无处可去了。”
    一点红那冷冰冰地目光之中,也似闪着利剑的薄光:“你很想去翠羽山庄?”
    李鱼道:“我必须去。”
    一点红:“为什么?”
    李鱼平静地说:“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那辆车上,什么也不记得,只是好虚弱……不管吃进去什么东西,我都在一天天的衰弱,我……我以前不这样的,翠羽山庄既然抓我,一定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我必须去,否则我都不晓得我会怎么死。”
    她说了一连串,一点红只注意到了“衰弱”二字,他皱了皱眉,心道她会不会中毒了,于是道:“伸手。”
    李鱼:“啊?”
    一点红:“伸手。”
    李鱼不明就里地伸出手。
    她手腕上的肤色简直比她的脸还要更苍白,带着一种病态的、易碎的透明感,一点红能看到青青紫紫的血管爬在她的皮肤之下,像是某种纵横交错的伤痕。
    他伸手摁住了她手腕,替她把脉。
    李鱼震惊了:“你还会把脉?”
    一点红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道:“杀手若不会自己治病,岂非等死?”
    他身上有无数伤痕,泰半都是自己咬着牙流着血自己处理的,像他们这样的人,早就习惯了受伤自己自己躲起来舔舐伤口。
    李鱼唔了一声,不再说话。
    一点红闭上眼,细细感受。
    她身上的温度还是那么冷,明明是夏天的夜晚,不冷也不热,但她的手腕却冷的像是在冬天。脉搏很慢、很稀薄、很虚弱,是那种被什么霸道的东西强行压制住活力的那种虚弱。
    毒有千千万万种,一点红不可能见过世间所有的奇毒,李鱼究竟有没有中毒,他也判断不来。
    他放开李鱼的手,半晌,才冷冷道:“你进去了,就绝出不来。”
    李鱼沉默半晌,道:“……我知道。”
    一点红又道:“我不会受累救你。”
    李鱼的脸上就露出了一点奇异的表情,她缓缓道:“我也知道。”
    他讥笑道:“你不求我?”
    李鱼忽然笑了,说:“我求你你会救我么?”
    一点红冷冷地盯着笑起来风华绝代的绝世美人,手指忽然忍不住蜷缩了一下。
    一点红讥诮地道:“你这样的女人,无论要求什么,男人都只有答应的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