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页

    [综武侠]女主她都不是人 作者:三蔓子
    第7页
    还是说……他是特殊的么?还是说……她的脖子和手脚上的这些银质的装饰物,除了令她虚弱不堪之外还在强行抑制她的进食?亦或者两者皆有?
    她脑子嗡嗡的,一时之间连思考都做不到,只能紧紧地攥着一点红的衣服角不放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点红皱了皱眉,只当她是在这密闭空间之内被血腥气给弄得恶心。
    这般脆弱、易碎……
    他死死地皱着眉,一句话没说,直接将人横抱起来,跃出了车外。
    车外是一片苍翠的林子,天色早已暗下,高远的夜空之中,几颗星星碎碎地闪着光辉。
    原来不知不觉,二人已在车上呆了整整一天。
    昨夜的暴雨也波及至此,空气之中带着潮湿的凉意,将暴雨之后泥土的清新气味送来,小溪穿过森林,暴雨带来了丰水,在夜光之下闪着粼粼的波光。
    一点红择了一处远离尸首的地方,将她慢慢放在树下,与他不善的面色不同的是,他的动作竟罕见的轻柔。
    他什么也没说,放下她后就打算站起身来。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的一点红,也需要在这林子里猎些野兔,摘些野果来饱腹。
    李鱼的头却仍突突地疼着,一只苍白的手死死地攥着一点红的衣服角,不肯放他离开,一点红皱了皱眉,蹲下身来,一点一点把自己的衣服角从她手里扯出来。
    他冷冷地道:“你不该如此。”
    李鱼软绵绵地靠在树干上,还没缓过神来,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冷峻的五官。
    一点红道:“我与翠羽山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换言之,若你对一个杀手有了不该有的依赖,迟早都是要失望的。
    李鱼没有说话。
    一点红淡淡道:“呆在这里,我去找些吃的。”
    说着,他就转身,大步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第6章
    一点红头也不回的走了,心里却觉得不太痛快。
    李鱼、李鱼。
    这个名字在他心底打了一个转儿,浮起一些细微的瘙痒。
    不知道为什么,一点红觉得这个女人对他好像有一种……奇怪的依赖感,他的衣服角被攥出了难以平复的褶皱,足见她刚刚使了多大的力道。
    一点红的心里也浮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是个没名没姓的孤儿,四五岁大小的时候被就师父捡回了家,从此和一群同样没名没姓的孤儿一起受训,成为杀手。直到在江湖上闯出了一些名气,因着独特的杀人技巧,才得了个“中原一点红”的诨名。
    他无父无母、无名无姓,自小到大,旁人的目光之中无不带着恐惧、怨恨与轻视,从未体会过一丝一毫的温情。
    他身世凄苦无比,心中满怀怨抑之气。这样的人,就好似是那沙漠之中快要渴死的旅人,但凡只要有一滴水,对他来说就是千古难逢的甘霖。
    李鱼体现出的那种……有意无意的亲近与依赖,恰就是那一滴湿润了他干裂嘴唇的甘霖。
    一点红的心里其实清楚的很,李鱼对他的态度,是因为她寄希望于他会救她。
    她一个弱女子,被关在一辆不见天日的马车之中,即将被抓去给一个老不死的东西当禁脔,这样的环境之下,他这冷漠残忍的杀手,竟也算得上是一株救命的稻草了。
    他讽刺似的勾了勾嘴角。
    即使知道是这样,他却……还是忍不住去多想了一些。
    护送大车入翠羽山庄的八个人都已死了,一点红杀手出身,精通人皮面具的制作,又从崔继口中得了不少信息,所以打算假扮崔继,大摇大摆的进门去。
    那……她呢?
    要不要仍拘着她,把她锁在那车里,送到崔万罗那老东西那里去?
    普通杀手的做法当然是要,因为若带不回崔万罗要的人,即使假扮成崔继,也难以躲过层层盘问,要是带回了人,机会显然更多些。
    但一点红不是普通杀手。先前不想管这事,是因为他是企图呆在车里混进去的,但如今既然有了别的法子,他也不屑的用女人给自己铺路。
    若是别的女人,随意找个地方放了就是。可问题在于,这个女人是李鱼。
    太漂亮,又太易碎。
    一点红毫不怀疑,这样的女人放在大街上,绝对会引得无数人觊觎,人人都想要吃上一口!她的体质又那般脆弱,假使遭遇……祸事,怕不是当晚都活不过。
    扔又不能扔,带又不能带。换了别人,那解决办法倒是也简单,找个信得过的朋友代为照看便是了,但问题是……一点红为人偏激阴冷,在江湖上根本就没有朋友!
    一点红烦躁得直想杀人。
    脑中各种想法乱糟糟的,他又忍不住自嘲般问自己,一点红啊一点红,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还想当起好人来了?
    林中兔子蹿过,他夜视能力极好,一根透骨钉将其钉死,想拎着回去再处理,又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她闻见血味之后那苍白至极的脸色,脚步又瞬间顿住了。
    他实在没有法子,只能在原地将逮来的兔子割喉放血,干脆的处理完之后,才慢慢往回走。
    而另一方面,李鱼坐在林子里,居然有奇遇。
    摆脱了那银壁马车的束缚之后,她感觉自己身上果然松快了一些,没有之前那般难受了,但手脚仍是无力的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