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页

    [综武侠]女主她都不是人 作者:三蔓子
    第4页
    一点红身上有饥饿的吸血鬼小姐李鱼最喜欢的蜂蜜蛋糕味儿,她做梦又梦见小蛋糕自己长着腿跑了,怎么抓也抓不到,所以在梦里她也不自觉的靠近美味的源头。
    若是再睡一会儿,说不定她就真的去咬他的脖子了……还好醒得及时。
    她不能咬他的脖子,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口腹之欲而直接把一点红杀了。
    ……李鱼虽然变成了非人生物,但骨子里还是个正常的现代人,并不能接受随意的杀人。
    而且就她现在这个体质,怎么可能压制住这个劲瘦有力的杀手去吸血?说不定一露出獠牙,就被对方一剑捅个对穿了。
    至于一点红……
    杀手怎么可能会睡熟?轻功高手的脚步声都无法躲过一点红的耳朵,更何况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娇弱女人靠过来的动静呢?
    在她依偎在他肩头的一瞬间,一点红双目猛地睁开,灼灼如火的目光如同野狼一般,闪着惨绿色的光。
    然而她睡得正香,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他的胸口忽然起伏了两下,他能闻到她堆云般的发髻上的冷香。
    ……她的身子好冷,冷得几乎不像是活人。
    她这不足之症……已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一瞬间,即使冷心冷肺如中原一点红,也不由的产生了一种淡淡的惋惜之情。
    绝顶的高手、绝世的美人,本就是这世上极其少见的明珠。这样的美人,本该用万金供养,披金戴银、翠袖红妆,然而她却注定不久于人世。
    伏在他肩头的美人忽呜了一声,似要醒来,一点红按下心头的那一点点惋惜,缓缓阖眼,只假装什么都没感觉到。
    她醒来,似有些紧张,看他没反应,又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慢慢地退开了,那轻搔的羽毛与动人的冷香,也静悄悄地远离了他。
    他按着剑柄的手指忍不住弯曲了一下。
    两个人并不熟,一点红也并没有想与她攀谈的意思,两个人就一直这样沉默着,直到车壁上传来一声细小的机关声。
    一点红骤然睁开双目,剑已握在了手上。
    车壁之上,开了一个仅能通过手腕的口子,有人推进来一碗水和一碗饭,随即机关关闭,那车壁上的口子又死死地关住。从始至终,没有人与李鱼有任何的交流。
    李鱼靠在角落里,看都没看一眼那食水。
    半晌,她才轻轻地把那食水推到了一点红的面前,轻轻地说:“你吃。”
    她吃这种东西起不到任何作用,还不如留给这个杀手,叫他补足了力气,好能把那翠羽山庄搅得天翻地覆。
    一点红的目光转到了她的脸上,并没有说话。
    李鱼道:“这食水里没毒,他们不想我死的。”
    半晌,一点红才道:“我知道。”
    于情于理,这食水之中也不可能有毒,且他是杀手,懂十七八种分辩毒物的法子,他刚粗略看过,的确无毒。
    李鱼催促道:“那你快吃些东西。”
    一点红忽冷声道:“你为何不吃?”
    美人沉默了一下,道:“我吃不下……”
    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难解释,李鱼也并不想跟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不到的陌生男人交浅言深,只能如此搪塞。
    男人表情不变,只是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正在此时,原本疾驰的车马忽然一个急停,车外的马被惊得嘶鸣一声,车厢剧烈的晃动起来,角落里的一盏银莲花灯啪得倒下,豆般的火光瞬间熄灭。
    一点红功夫好,自可稳住身形。可李鱼这样的虚弱女子,在马车急停的惯性之下,竟一下子向前扑去,眼看就要撞上车厢坚硬的底部……
    一点红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眼疾手快的伸出手,一把就把李鱼捞了过来。他的手臂肌肉紧实有力,只用了三分力气,就将她稳稳拉起。
    车外响起了短兵相接的声音,马躁动不安的剧烈动着,扰得车里也不太稳当。
    李鱼身子本就虚弱的惊人,手脚都很难用力,又怎么能在这种环境之中稳住身形呢?
    一点红许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他一只手还紧握着李鱼的手腕,见此状况,干脆稍稍一用力,直接将她拉进了自己怀中。李鱼呜咽了一声,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
    他的脊背瞬间弓起,那一节一节的椎骨在惨白的皮肤上撑出形状,好似一根骨鞭从上到下的劈开了他的身体,透出一种残酷的美感来。
    马被惊,大车里实颠簸得厉害,李鱼的手指甲就不小心在一点红的脖颈侧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她小声道:“一点红,你……”
    车外的打斗声已停住了,惊马也已慢慢地安静下来,车子缓缓地向前,已然平稳了下来。
    一点红松开搂着她的手,忽冷声道:“无事了。”
    可是她却没有动,一点红诧异地挑了挑眉,低头看向怀中的美人。
    她的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一点红的脖颈侧。
    ——那里有一道血痕,是刚刚李鱼不小心用她的手指甲划出来的。有一滴小小的血珠从那里渗了出来,殷红色的血珠与他惨白的皮肤形成了一种极其鲜明、极其残酷的对比。
    而李鱼的心跳开始加速。
    ——从伤口里,她闻到了血的味道,一种非常温暖、非常甜蜜的血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