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陆霍平行番外6、 sαńjìùs?ùщù.?ōм

    无猜(sc,1v1,h,黑道) 作者:白尘
    陆霍平行番外6、 sαnjius?uщu.?om
    耳边掠过一阵风,陆擎川微讶,侧身躲过身后的掌刀。
    当他看清身后的人时并不意外,能如此接近自己才被发现,跑不了是大哥。
    “大哥。”
    亲密无间的兄弟俩,因当年那件事疏远了许多,他已经许久没回过家,面前的男人马上要再次做父亲,既是他的大哥,又是他的妹夫。
    “你怎么是自己?”
    陆擎川朝他身后忘了一眼,提着嘴唇笑得妖孽无比。
    秦厉衡穿着一身能够融进夜晚的黑衣,凭借远处的路灯和卓越的夜视能力,注意到他脖子上的划痕。
    是指甲划的。
    男人怒不可遏,眉骨压平了眼瞳。
    “擎川,把甜甜带回来。”
    “要是我不肯呢?”
    陆擎川低着头,微长的额发将眼睛挡去一半。
    “还记得当年我和萦儿离开家的事吗?不要和你的家族y碰,结果你承担不起。”гouгouщu八.?om(rourouwu8.com)
    秦厉衡吞动着喉头,眼前的年轻男人与十八岁那年相去甚远,不再青涩的面容,和时刻散发硬鸷的眼神,他恐怕弟弟误入歧途。
    “嗯?”陆擎川挑着眉毛,“你还没回答我,怎么是一个人?”
    他太了解他的大哥,一个人来只会是想给他退路,秦厉衡根本就没想抓自己。
    可男人依然是那个运筹帷幄的霸主,化作一道黑影冲到他面前,揪着衣领狠狠将人扔出去。
    陆擎川挨下这一下,他摔到地上,紧随而来的是一群马大声。两个男人对视着,秦厉衡没想到霍家人也会找到他们,他来这里不过是想劝弟弟回家。
    车灯掠过黑夜,陆擎川吹了声口哨,手伸进怀里又往地下一掷。
    白烟在四周炸起瞬间,秦厉衡心里盈出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他本能追上去,却故意放走了弟弟,私心或许来自于两人相似的占有欲。
    脚腕上的枷锁,一圈白毛环在里面,让人联想起某种动物。
    霍甜可以去这屋子任何一个角落,但房门之外一步都不可及,真真像个被豢养的宠物。
    他每天都会来到这间屋子看她,所以每当门响起的时候霍甜都会浑身一抖。
    “干净了吗?”男人边走边解开衬衣扣子。
    “没有。”
    霍甜缩到床头,薄弱蝉翼的纱裙挡不住身体,妖娆柔软的身段,受过艳气滋润的女人又纯又欲,陆擎川望着她身子,衬衣轻轻落到地上。
    无法控制的颤抖,霍甜拼命挣扎,可抵不住睡衣瞬间四分五裂。
    浑身雪白撩拨起野兽的怒血,她的底裤被扯下,还垫着卫生巾但干干净净的,陆擎川微微勾唇,分开她的腿锁在床脚两边。
    “骗我?”
    几天未赤诚相见过的身体,男人穴口多了一块瘆人的青肿,中间还含着一块紫红淤血。
    霍甜目光抖了一下,“是大哥”
    嘴被捂住,手掌下的嘴唇轻轻蠕动。陆擎川不想听到其他人的名字,只想插进去,用身下的利器抽g,把种液都给她。
    “唔!”
    龙头对准谷口,挺身尽根没入。小到一根手指都难以进入的幽秘通道正含着他的粗硕,是那么乖巧,快要裂开也还是在尽力包容。
    小手砸在他穴口,正好砸到伤口,陆擎川拧紧眉心,下颌绷到无比坚硬。
    “你放开我,疼!”
    终于松开嘴,却是要禁锢住不听话的双手。
    两只腕子被绑在头顶,霍甜浑身红潮泛起,不明白为何男人的性爱如此疯狂。
    一动不能动,唯一能做的便是张着双腿任由他发疯进出。
    深藏在体内的肉茎仿若在战场厮杀,所向披靡气势昂昂。锋利坚硬的棱角推平褶皱又挤压成团,每次顶到深处的宫口便会伴着攀顶的舒爽决堤。
    “不要了,出去”
    嘶喊声逐渐沙哑,女孩哭闹和男人痛快的低吼回荡在整个楼道。
    “不要什么?不要我插你?”
    霍甜羞恼摇头,眼泪将灯光融成无数光晕,又化成星星点点斑驳。
    撞击比之前还要狠厉,男人腰腹动作重影,折磨人的拍击声愈发躲不过。
    “别——”
    突然加快的动作,配合着男人眼中的兴奋,经历过几次折磨,霍甜知道这是他快要结束的征兆,惊恐望着他,流着眼泪哀求。
    “别射进来,求你了”
    可怜兮兮的求他,破坏欲骤起。
    陆擎川微眯双眼,抬起女人下颌,满意地欣赏潸然娇颜。然后温柔地吻住她,腰身却狠送进去,一股股浓稠体液肆意喷薄。
    ————分割线————
    今天晚了点。
    --
    陆霍平行番外6、 sαnjius?uщu.?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