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2、他的萦儿是稀世珍宝,安放于高阁一尘不

    无猜(sc,1v1,h,黑道) 作者:白尘
    12、他的萦儿是稀世珍宝,安放于高阁一尘不
    黑瞳中冒出兴奋的光,体内的酗虐因子沸腾翻涌,粗砺指节夹着香烟,挡住暴发前一刻的激动神采。
    秦厉衡看到了有意思的事,这是脱离秦家少爷这个身份才能品尝到的人间味道,没有人再顾忌他是谁,有反抗才有继续下去的激情。
    先前郁结消散殆尽,他是要当好一个当家人,但先要护住自己的女人。
    男人脸上的笑容张狂轻蔑,中年人感觉自己被侮辱,捏紧刀把刺向男人裸露在外的脖子。
    秦厉衡深深吸了一口烟,烟雾全都吐到对面脸上。片刻间烟头轻弹抛下,身体一侧掠过刀锋,捏住抓刀的腕子狠狠一拧,筋肉瞬间错位拧成诡异弧度,麻绳似得绞在一起,用惯的陀螺刀在手上旋转几圈,压上中年人的颈动脉。
    棕黑色的圆脸原本泛着炎热的薄红,此时蒙上一层虚弱死灰,汗水汩汩溢出,靠近脖颈的衬衣染成深色。
    秦厉衡不会给他叫出声的机会,锋利刀片深刺进皮肤,冲出一条血淋淋的道路,伤口左右外翻,喉咙被生生剜开。
    枣核型的肉块和着血流,即将掉下来前一刻秦厉衡端起杯子稳稳接住,清透液体和血厮杀在一起,又立刻败北被血液侵蚀。男人举着杯子穿过一片红色望向跪坐在地上的人,他双手掐着脖子,凸出的眼球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
    “给我喝下去。”
    泡着自己喉咙的血水,男人提着冷笑,捏开他的嘴灌下去,不是谁都有机会品尝到的味道,赐予他就该珍惜。破洞的脖子在漏水,血腥味中多出一股沁凉的薄荷香。
    人倒在地上抽搐停止,秦厉衡扯下门帘擦了擦手。走廊里的灯已经灭了,尽头一扇小窗光线微薄,却把g裂墙面照得很清晰。
    他们刚进来时走廊和前院里还有人,现在那些人都不见了踪影,像是进入了平行时空,冷清的没一点人气。
    他们被人盯上了。
    秦厉衡皱着眉头,目光从监视器上扫过。
    桀骜的疯子已经有了软肋,他的萦儿是稀世珍宝,安放于高阁一尘不染的向日葵,该瞻仰该珍藏,要尽快带着她离开。
    房间门口一股血味,他眉头紧皱,百叶窗切割过的光线一道道掠过硬挺立体的五官。野兽便是如此,闻得再多再久都不会麻痹,这是激起男人骨子里癫狂的味道。
    目光又染血红,刚刚平静的燥热冲出结界桎梏,呼出的气流都带着灼烧的痕迹。陆萦儿在门后听着声音,眉尾渗出星光闪烁。打开门的刹那一只玉手伸出来,皙白发光,纤细却有力的小腿踢向他,一阵风似得。
    “是我!”
    他抓住她两条腿放在身侧,陆萦儿落入熟悉的怀抱,顺势改换方向抱住他的脖子,暧昧又让人浮想联翩的姿势,直接倒在地毯上。
    秦厉衡端详着她,确认她无恙,屋子里的血味都来自于找死的不速之客才放心。马尾利落却不及长发妩媚,他解下皮筋,凌乱的发丝很多情,口红晕开在她唇上,他一阵悸动,狠狠抓住她穴口的软绵,又是喜悦又是发泄。
    两人吻得口红都蹭在脸上,视频电话还没挂掉,铁皮屋子信号差,那边见人长久不动焦急催促。秦厉衡涌上来一股火,直接对着镜头,将半掉的人头扒拉下去。
    “啊!!——”
    那边惨叫不断,画面飞舞颠簸落在地上彻底黑了。头顶紧接着传来一声重物坠地,原来人在楼上,两人目光同时凝上天花板。
    秦厉衡不会再让她留下了。事实上他站在门口便开始后悔,因为屋里有个死人,他们分开无形将女人推向了危险。
    “走。”
    “这次不让我留下了?”
    女人嗔怪他,男人血色虬缠的瞳仁里露出相悖的爱意神色,他沾着血的手扶住她的肩膀,另手穿过腿窝将人抱起,吻了吻落下肩带的圆润肩膀。
    “但你要在门口等我。”
    一副事后算账的样子,陆萦儿乖巧下来终于不再违逆他。
    男人贴着走廊墙壁走进有人的那间屋,动作利落敏捷。一声枪响伴随火光,陆萦儿便从门缝里窥见地上漫开的血迹。
    她盯着那滩红色,秦厉衡已经出来将她重新抱起来,用在死人口袋里摸出来的钥匙发动门口的车,这个地方不能留了,放弃穿越边境的想法往反方向开去。
    “萦儿,你不听话。”
    车停在荒漠边缘,男人单手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沙漠里的太阳无所顾忌炙烤大地,和他的人一般肆意。隐火在黑瞳里灼烧着,热风将h沙扬到眼前,女人耳边的发丝轻轻撩动。
    秦厉衡关上了车窗,一时间,车内静得落针可闻,他满头汗水,额上膨胀凸起的青筋突突跳动,泛着阳刚光泽。
    “厉衡哥,我想帮你。”
    她柔柔地攀上他的脖子,耐心讨好他,柔韧松软的唇瓣贴上他的侧脸,秦厉衡下颌缘一紧,喉结开始滚动。
    “很危险,我怎么罚你?”
    吻得时间越久滚动的速度越快,女人缩在他怀里,红扑扑的脸蛋,有些委屈的眼神,又柔又小一团引得人怜爱,与刚刚杀人时的果决冷漠判若两人。
    晕开唇线的小口一开一合:“那就灌满我啊。”
    ————分割线————
    车震。
    --
    12、他的萦儿是稀世珍宝,安放于高阁一尘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