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晚上,晚上你绝对跑不了。” γūγё

    无猜(sc,1v1,h,黑道) 作者:白尘
    2、“晚上,晚上你绝对跑不了。” γuγe
    两母审。
    男人坐在椅子上一下一下拨弄打火机的盖子,一身黑西装与背景墨色相溶,身后声音充耳不闻,刘海儿挡住眼睛,血腥味让他激动,心念的姑娘赋予他一抹笑容,愤怒了两天的人终于在即将归家前一刻平静下来。
    ——两人约好的初夜,他从她十五岁那年便开始盼望,临到终点却被打乱。
    身后的人变成什么样子他已经无心再管,他只知道他要尽快赶回家,第一时间将温香软玉抱到怀里亲热,然后把躁动了许多天的孽根放到她身体里,再给她洒满属于他的种子,明年就可以挺着肚子给自己生个小娃娃。
    “少爷,这样行吗?”
    这些人本该留着,可秦厉衡却执意杀了。相比秦爷的沉稳内敛,秦少爷过于暴虐张狂,他像一个疯子一样,在被光抛弃的另一面,将能捕获的猎物玩弄折磨够了之后再虐杀。
    “没事,他问了我去说。”
    男人恢复温和的面容,说是温和,只不过眼瞳中的猩红逐渐褪去。实则清俊的面容无人敢欣赏,纷纷低着头,为黑衣男人让出一条路。
    飞机落地时是正午,秦厉衡回到家,不出所料陆萦儿他们都在秦家。pΘ?вe.?Θm(po18be.com)
    后园里跑着几只雪白的大狗,是当初那只被他们剃过毛的狗子的后代。秦厉衡抱起一只和它贴了贴脸,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了回家的实感。
    “厉衡。”
    乔知念从花圃中出来,望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儿子拍了拍他的侧脸。
    “一会儿会有客人来。”
    话音落下身后又多出一个女人,刚刚长成的小人儿不敢和男人灼热的目光对视,想到两人的约定,慌张捏住一片叶子。
    单纯的母亲离开后秦厉衡慢慢比近陆萦儿。一身黑色在蓝天绿树间很眨眼,身段纤盈的少女被他比到花圃一角。男人嘴角挂着笑容,有些邪肆,从头顶到脚下密不透风的男性气息将她团团围住。
    秦厉衡不准备再遮掩,他要给自己争取一个正式地位,最好明天就能把她娶过来,每天晚上按在被窝里疼爱。
    “啊——”
    少女一声惊呼,男人微微压下腰身,竟在花园里就直接将她扛到肩上截回自己屋里。
    土匪抢压寨夫人的气势,陆萦儿捂住嘴,不知这一路上有多少人看到。
    回到房间里,按照女孩喜好设计的屋子居然是一个大男人住的。西装扔在地上,秦厉衡痛快扯了领带,微敞的领口露出一块青肿,女人目光微动,心疼抚上那一块。
    “疼吗?”
    “不疼,让王八蛋撞了一下。”
    迫不及待去扯女人的衣服,陆萦儿配合着他脱得只剩内衣。蕾丝内衣露出来,那一刻男人眼神是怔愣的,他缓了几秒,牙齿狠狠咬上肩带。
    “怎么换这样的了,嗯?是不是勾引我?”
    以前萦儿穿的都是卡通内衣,还是第一遭看到她穿如此女人的款式。
    兴致完全被激发出来,几下扯光两人身上衣服,比过去还玲珑的身段在男人眼中化作几条完美的弧线,不断扭动延伸,晃动的两点红晕粉嫩可爱,绵软的隆起在他这两年的日夜努力下波涛傲人。
    “厉衡哥,要我啊”
    敞着窗帘,两人能看清对方所有表情。女人微微张着唇,小舌若隐若现,杏目迷茫带雾,两颊泛着娇柔红晕。她侧过脸去朝他打开腿,一道晶莹的蜜液正好从两片花瓣间冒出来,水亮蜿蜒到身下。
    她再大胆,也不敢盯着男人性器看。虽然已经看过无数次,但现在周围太亮了,那条从黑林里伸出的猛兽浑身青紫,筋脉兴奋跳动,舒张的铃口莹亮满溢,仿佛毒蛇在吐着信子。
    男人吞了吞喉结,后悔来之前没先撸一发出来,以至于光是看到她这副媚样就要泄出来。
    猛地趴上去,热气烘烘的巨物烤着私处。她湿到像下了一场暴雨,更加兴奋迎接他。两人刚刚贴合上,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敲响,屋外的人不知屋里正在做什么,等了几分钟一脸迷惘看着怒气冲冲开门的男人,往屋里扫了一眼便什么都懂了。
    “少,少爷,秦爷让您下去,吴家的人来了。”
    他低着头,幸好秦厉衡没有难为他。男人回到屋里按着小姑娘亲了一会儿,泄愤似得把人弄的脸蛋殷红,一看就是才被疼过。
    牵着人下去,男人周身气压很低,陆萦儿没忍住笑了。
    “没事,我爸不会理他的。”
    刚刚母亲说有人要来,但没想到来的是吴家人。这家人一直以来都想求个秦家或陆家的女儿回去,现在陆萦儿十八岁生日刚过,这次来无非是想探探宋淮谨口风,心思路人皆知。
    男人扣着她的手臂将她揽近,“晚上,晚上你绝对跑不了。”
    ————分割线————
    没有男配,只会出现一章引一下后面,让少爷更疯,下章或者下一章就是肉了。
    --
    2、“晚上,晚上你绝对跑不了。” γuγe  -